联系我们
地 址:郑州市石化路63号
电 话:18137502575
Q Q:723272800

规模化的公司经营也逐渐繁盛

2018-09-04 14:16  点击数:    admin
  明光市作为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积极探索“电商+扶贫”模式,以持续增加贫困群众收入为核心,创新扶贫开发方式,努力畅通12个贫困村农产品上行通道,推动当地农产品网上销售,通过开展电商精准扶贫,助力贫困户脱贫、贫困村出列。
  贫困户电商负责人正在为村民购物
  一是全覆盖建设贫困村电商站点。该市充分发挥12个贫困村战斗堡垒作用,利用村级便民服务中心、农村超市等现有资源,大力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工程”,优先在贫困村建设便民服务点,相关电商平台招募合伙人优先招录贫困人口与残疾人。截止目前,全市12个贫困村实现全覆盖,共建网点20家,其中农村淘宝村级网点7个,京东商城网点3个,邮乐农品网点6个,供销通网点4个。
  二是高效率建成贫困村物流体系。由明光邮政公司牵头建立综合物流配送平台,统筹全市现有快递企业对17个乡镇街道的共同配送。优化物流配送布局,整合物流资源,优先在全市12个贫困村支持设立物流服务快递服务点,优先录用贫困户劳动力为快递从业者。建成市乡干线4条,初步形成“快递到镇、配送到村、服务到户”的物流配送体系。目前,12个贫困村电商服务点的物流配送频次从2017年的每周5次提高到每周7次。
  物流畅通到村级
  三是高标准构建电商服务体系。利用电商产业园技术优势做好产业推进服务、网店技术服务、产业宣传等服务。为电商快速发展注入新动力,不断完善电商服务体系建设,营造电商扶贫浓厚氛围。贫困村现有电商合伙人20名,政策引导符合条件的贫困户参与电商,给予贫困户开业一次性补助6000元,同时将楼张村、新淮村2户贫困户开设的电商服务站点纳入2018-2020年扶贫项目库,给予两年资金补助10000元,带动脱贫。目前,该市建档立卡贫困户中有2户开设村级电商服务站,参与电商扶贫产业链的约150余户,带动贫困户脱贫45人,涧溪镇20余名贫困户参与艾草种植和生产管理,通过网上营销,带动户均年收益达5000-8000元。
  在贫困村涧溪村推动农产品上行
  四是高效能推动贫困村产品网上销售。鼓励明光本地企业、专业合作社打造适宜网络销售的特色产品。积极倡导“一村一品”,引导支持贫困村所在乡镇、街道至少培育一个特色农产品生产、加工的企业或专业合作社。投入79.6万元建设完成农产品质量追溯体系,进一步推动明光农特产品上行。2018年度,该市的12个贫困村农特产品网络销售额达182.5万元,其中女山湖镇山南村大闸蟹、芡实、莲子等网上交易额达70.1万元,涧溪镇涧溪村的明光绿豆、艾草等网上交易额38.3万元,自来桥镇白云寺村的山芋、粉丝等网上交易额30.6万元。 如今,一切正在发生变化。肩挑背扛个人采购者在小北依然存在,规模化的公司经营也逐渐繁盛;周边的格子铺里,档口店主马腾接到了来自阿里巴巴国际站工作人员的名片;而在非洲这块拥有广袤土地和巨大人口规模的大陆上,互联网正孕育着新的商业变革的机会……
  1.小北的一天
  小北过着“非洲时间”,一天从中午开始,喧哗一直持续到凌晨。
  广州的280路公交最繁忙的时刻也从上午十一时许的小北站开始。这条线路连通了“巧克力城”小北、白云皮具城以及广大商贸城。以低价销售库存服装、箱包为主的广大商贸城,是非洲商人扫货的“天堂”,市场里极少见中国的客户。
  广大商贸城是非洲客商扫货的天堂
  高峰时期,非洲商客将车厢挤得满满当当,形同专列。尽管肤色相同,但他们可能来自数十个国家。档口商家和异国的客商在沿线的市场,飞速地摁着计算器,用简单的英语单词“this,this money”、“no,this money”讨价还价,完成交易。
  “为什么不去中国看一看呢,到中国去增长见识。”五年前的一天,丝蒂娜的姐姐对她说。随后,她们一起从塞内加尔来到小北,成为千千万万掘金者之一。“我喜欢中国,没有暴力,没有抢劫,到处都是柏油马路。”丝蒂娜经常怡然地乘坐280路,跑市场采购,然后将货物打包好寄回国,由家人接应,在塞内加尔的商店销售,赚取差价。
  黄昏时分,扫货完毕的丝蒂娜们拎着黑色的塑料袋,回到小北城中村的街巷。他们三三两两,徜徉于宝汉直街的商场和餐厅,丰富的夜生活由此展开。在这个独特的场域里,时间、味道和色彩、语言都自成一格。
  宽不足3米的宝汉直街横穿登峰村,是小北的主干道。入口的非洲食品店“African Food”的烤鱼和某种不知名的异域香料味此时已经浓郁起来。餐厅由中国厨师掌勺,是小北最热闹的地方之一。门口的几个凳子上总会坐满穿着鲜艳的民族服装,肤色黑得发亮的商客,他们歇歇脚,或者等待食物打包。遇到熟人,他们会隔着一条街,大声而热情地攀谈。
  小北宝汉直街的入口
  从乌干达来采购母婴用品的伊娃是第二次来中国,她打扮入时,红色的唇彩与太阳镜的边框相映成趣。在店门口短暂的小憩期间,她打开了WhatsApp的界面,跟国内的朋友交流看货的情况,烤鱼店成了几个同伴散开各自采购后接头的地方。
  如果是春节过后或者圣诞节前的旺季,每到周五的傍晚,从白云机场出发的大巴满载着乘客停在了宝汉直街路口的新登封商场门口。这个时间也是新登封商场档口老板陈芳一天生意真正开始的时刻。“我可以一眼分辨出谁是新人。他们通常穿着破旧,张大眼睛,左顾右盼。”她在这里卖了五年的手袋,练就了一双精明的眼睛,能分辨不同国家商人的特质,“刚来的老外因为不熟,所以看上去有点笨,坦桑尼亚的老外比较精明一点。刚果的老外比较憨一点,但现在他们也变聪明了。”
  十三行里正在扫货的非洲女商人
  在小北不足千米长的街道上,从家装建材到服装、箱包、皮具,各种店面一应俱全。“主要是买伴手礼,或者自用的商品。”陈芳的印象中,相较于其他开不满三月就倒闭的店铺而言,整条街上最坚挺的门店是建材门窗店。这些建材家具店头打着佛山工厂直销的宣传语,店主的电话和工厂地址用中文、英文和阿拉伯语写好。
  门店有时候还是爱情的发生地。四年前,来自尼日尔的吉尔伯特,在为自己家采购建材时,与一位潮汕的档口小妹一见钟情。这场跨国恋情持续至今。
  即使是在巧克力城的中心,沟通也并不总是畅通。许多身着民族服饰的采购者不懂中文和英文,只在谈价格的时候会蹦出一两个中文或英文单词。中介就成了门店拉客和采购者沟通的桥梁,留学生娜德也做过这样的中介。这位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多哥姑娘,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广州通。她带着从非洲过来的老乡在市场内看货,对方给她报酬,据说市场价是一天200元人民币左右。